• 回复@笑傲江湖V:你不就是不能完全顺着市场来? 2019-05-12
  • 文脉颂中华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12
  • 在这件事情上 中国网友再次“震惊”了世界 2019-05-04
  • 吐鲁番烟草2个采购项目的招标公告 2019-04-13
  • 网约车新政11月1日起实施 专家呼吁慎用数量管控 2019-04-11
  • 是一对什么关系?与你和四两是一样的关系?[微笑] 2019-04-08
  • 中共中央组织部“12380”举报网站 2019-04-08
  • 习近平: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的讲话 2019-04-06
  • 唐登杰任福建省代理省长 于伟国辞去省长职务 2019-04-05
  • 回复@永胜龙须村:你可以去找嘛…… 2019-04-04
  • 端午假期陕西接待游客1913.2万人次 旅游收入86.15亿元 2019-04-04
  • 周强:深入推进智慧法院建设,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基本形成 2019-03-25
  • 让绿色梦想代代传递——一对父女的治沙接力 2019-03-23
  • 4款D级豪华轿车对比 “大”并不是重点 2019-03-21
  •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 2019-03-20
  • 经典小说

    你的爱如星光小说免费阅读 你的爱如星光TXT完整版

    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2017-12-13 21:47

    黑龙江省福彩36选7 www.yxuz.net 第1章 她不知道他是谁

    深夜,坐落于A市顶级地段的奢华豪宅,一辆黑色林肯全尺寸SUV正在驶入。

    别墅里。

    阮白的双眼被蒙上了一层绸布。

    对方不想让她知道他是谁。

    “不要害怕,深呼吸,”

    “阮白,你可以的,没有什么能比老爸换肝以后继续活着更加可贵,为老爸牺牲一点不算什么。”

    车开进别墅的声音不可忽视。

    事到临头,而她唯一能做的,就是不停的在心里自说自话,劝慰自己。

    慕少凌颀长挺拔的身躯走进来时,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他卧室里的阮白,18岁的女孩,正处于花季,亭亭玉立——

    “你,你好……”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在靠近,被遮着眼睛的她下意识的退了一步,结巴起来,生硬地打招呼。

    本以为做过几天的心理建设,整个人都已经麻木,不会胆怯,但她此时此刻还是不争气的害怕。

    想当个逃兵了。

    慕少凌不知道自己今夜的行为是否禽兽,但他知道,他急需在下一个生日到来之前,找一个女人,生个孩子,抱回去给慕老爷子交差。

    慕少凌居高临下的打量着着身材娇小的她:“你怕什么?”。

    男人声音沉稳,富有磁性。

    阮白有些震惊,他的声音竟然这么动听,年轻,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,怎么会有这样极品的声音?

    “我不是艾滋病携带者,在床上,也没有变态范畴的特殊爱好。”男人开腔,嗓音低沉醇厚,状似安抚的说道。

    他确定,她那不是害羞,是对他有恐惧。

    她还没回过神来,就听男人又道:“如果怕疼,我尽量在过程中让你感到愉快,我们开始。”

    男人冷酷的如同宣布会议开始一般,严肃到令她瞠目结舌。

    瞬间,她被抱起来!

    ……

    阮白这18年来,第一次被男性这样的情况下抱起,心跳几乎停止。

    “我不知道你是否已经发育完全,如果疼,记得叫停!”慕少凌再次开口,自认很体贴的提醒道。

    阮白却更害怕了。

    吸了一口气,她咬紧粉唇,闭紧眼睛,浓密的眼睫毛不停发颤,看得男人忽然身体酥麻,下腹一紧!

    她的皮肤天生的白皙,像极了清晨阳光下还未开苞的娇嫩花骨朵,此刻,因为羞耻,而泛着淡淡粉红……

    他伸手脱她衣服。

    她往后缩。

    “别退!”男人喉结狠狠一动,蓦地攥住她细白的手腕,将她拉到怀里,低声警告:“不想体会我把你顶在墙上做的感觉,就别退。”

    阮白不敢再退,因为他的话,脸颊上迅速红了一片。

    她现在跟陌生男人,身贴着身,呼吸碰撞,她甚至感觉得到他的身体,强而有力,很精壮!

    可是,倘若他是一个年轻男人,有钱有颜值,他又怎么需要付出代价,来跟她这样一个普通的女生要一个孩子?

    或者,他很丑很丑?丑到即使有很多钱,现实中也没有女人愿意给他生孩子?

    “我有一个问题。”

    “说。”男人的声音里已经充斥着不快,温热手掌,略显急促的除掉她身上的衣服。

    “原来定好的试管婴儿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变成了要同床自然怀孕……”这是卡在她心里的一个疑问。

    男人温热的呼吸,喷薄在她的额头上。

    “呜……痛……”才一问完,她就被突如其来的一下弄得惊呼。

    这一声叫,使慕少凌的嗓音瞬间变得有了起伏,道:“我不想丢失体内的任何一条染色体,只有省去中间程序,直接交给你,我才放心,这个理由,够不够?”

    接着,她又被他的大手重重的捏了一次!

    “痛……”

    阮白额头沁出薄汗,大脑一度不能思考……

    她挣扎,但却被他霸道的按在身下,轻易给钳制??!

    这是一朵娇嫩的花骨朵,慕少凌知道,要生孩子,就必须采摘她,他认为,自己唯一能讲良心为她做的——就是采摘的方式尽量温柔。

    合为一体这一刻,他轻蹙起眉,呼吸变重,觉得自己怕要控制不住自己身体的本能。

    这一朵娇嫩脆弱的花苞,恐怕有被他狠狠疯狂揉碎的危险——

    这一夜,阮白如同一叶扁舟,云雨之中,体会了无数种滋味,疼痛,哭泣,无助,昏昏欲睡……

    阮白并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时候离开的。

    醒来时,看时间,凌晨3点。

    管家邓芳还没有睡,走过来态度很好的说道:“阮小姐,我带你去清洗身体!”

    “谢谢,我自己来就可以。”阮白有些恍惚,脸上干掉的泪痕让她的皮肤有些紧绷。

    她没办法在这位女管家面前,暴露自己不堪的身体。

    邓芳退出去。

    她下床,迷迷糊糊的去浴室。

    等清洗完身体再回来,卧室的床单和被子都已经被换过。

    这夜,她做了一个梦。

    她梦到在爷爷老家小镇上读初中的那年——花季雨季,她跟几个女同学一起趴在墙头上,偷看隔壁高中操场上的篮球比赛。举手投足,篮球打得帅到飞起的高中风云人物,就是那个转学而来的姓慕的学长。

    ……

    第二天,睡醒以后她觉得全身上下异常的疲累酸痛。

    站在盥洗台前,举着牙刷,她对着镜子愣了很久,失神的想起昨夜的梦境,记忆中的幕学长,是校内所有女生都遥不可及的梦想。

    而卑微渺小经历着校园暴力的她,也只是在还不懂什么是男女感情的年纪里,在极端且无助的时候贪婪的幻想过,幻想她能有一个哥哥,来?;ぷ约?。

    直到后来情窦初开的年纪,她发现自己脑海里唯一冒出来的男生,就是那个只读了一年高中就突然离校消失的慕学长。

    走神的思绪,被洗手盆里溢出来的水拉回。

    她摇摇头,暗暗的骂自己恶心!

    阮白,你再也没有资格喜欢他了!

    ……

    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,下体里仿佛还有异物闯入的感觉。

    到了晚上,阮白得到一个消息。

    那个男人,又来了。

    第2章 成功怀孕

    邓芳很意外,少爷昨天才来过,今晚怎么又来了!

    一时间豪宅里的人都忙碌起来,不得不赶快准备好一切!

    阮白觉得她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住再一次了,但是,很难以启齿提出次数的要求……

    慕少凌下身身着一条考究的黑色西裤,上身一件白色衬衫,进了别墅,便直接来到阮白住着的卧室。

    她不敢说话,呼吸都很轻!屋子里空气安静的一根针掉在地上恐怕都会发出不小的声音!

    慕少凌右手拎着西装外套,左手抬起,深邃视线注视着眼睛上绑了厚布的她,而后,大手抚上她的后颈,温柔地将她拥过来,让她靠近自己的身体!

    阮白踉跄了一下,屏息僵住,一动也不敢动!

    慕少凌低头看着快要被他拥入怀中的小女生,喉头滑动,薄唇紧抿,目光落在她白皙干净的巴掌大小脸上。

    视线逐渐升温,灼热,他的目光缓缓下移,最终,落在她粉嫩的嘴唇上……

    合同上却清晰写明过:不接吻。

    该死的,这一刻他竟然有些后悔他定下的条约!

    “上去,我们开始。”男人声线暗哑的说道。扔下外套,他抱起她的同时关上了灯。

    黑暗中,她蛰伏在男人身下,皱紧眉头,紧咬着枕头!不敢发出那种羞耻的声音!

    她默默承受男人的一次又一次的攻城掠地——

    事后,男人离开。

    累到快要昏睡过去的阮白,依旧蜷缩在床上很久很久。

    医生说,这样有利于早些怀上小孩。

    ……

    连续不知道多少个夜晚,慕少凌都来到了别墅,哪怕被工作缠身耽误得很晚,他也照来不误。

    随行的司机大叔冯昌和邓芳是一对半百年纪的夫妻,以过来人的身份,二位长辈很想劝诫少爷一句:“这种事,得慢慢来,过度纵欲,怕是会伤身??!”

    但这位脾性孤傲的少爷,同时又是以冷面阎罗著称的铁血老板,出了名的不好说话!

    夫妻二人只能闭嘴!

    眼睁睁看着那女孩为了配合精力旺盛的少爷,每天被索取的无精打采,软绵绵的,提不起一点精神。

    这个月的最后一晚。

    男人的表现让阮白实在揣摩不透,他时而温柔,时而又很用力,故意让她吃痛似的。

    反反复复,她身体的感觉也变得不听话。

    她几乎溺死在那感觉里。

    事后,男人整装完毕,衣冠楚楚的戴上一块名贵腕表,冷酷的对蜷缩在被子里的她道:“祝你好孕。”

    说完,离开了。

    卧室里归于宁静。

    对于阮白来说,这个不知姓名,不知长相的陌生男人,是恐怖的!他身体里,仿佛住着一头才被释放出来的怪物,野兽!令她惧怕,令她吃不消!

    这一晚,他从别墅离开得比较晚。

    她听到,他先是出了卧室,接着便伫立在别墅外,最后是打火机的声响,“咔嗒”一声,在空荡荡的别墅里,很明显。

    她只需要起身,坐起来看向窗外,就能看到对方是什么模样,但她,害怕那是噩梦……

    ……

    1个月后。

    阮白手里的早早孕检测试纸,终于显示有两条红条,颜色很深。

    焦急等待好孕结果的这一个月里,除了邓芳,她再也没有见过交易对方的其他人,包括那个男人。

    如果这个月没成功,她就要跟那个男人复制上个月夜里做的事——

    可是,现在测出来怀孕了,这太好了!

    她只想顺利生下腹中这个孩子,完成任务,用余生的日子逐渐淡忘这段不堪的经历。

    一切,都终将成为往事的不是吗。

    对方的人在得知她成功怀孕后,立即为她安排了缜密的检查。

    邓芳过来交涉的时候,阮白只提了两个要求。

    一,她要继续上学,打算读书读到肚子显怀,那时再办理休学,待产。

    二,这期间她要住在出租屋里,这里住的比较自由。

    别墅的那种空旷,她很不适应。

    “你的要求,我要先征得老板的同意,毕竟,你肚子里怀的,是他的骨肉血脉!”邓芳当即就转身打电话,站在医院高高楼层的落地窗边,她把阮白的两个要求跟电话那边的老板提了。

    一分钟后,邓芳挂断。

    “老板同意了你的要求。”

    阮白点头,怅然若失的说了声谢谢。

    ……

    下午,回到出租屋里,她给医院打了个电话,“你好,是赵医生吗?请问我爸的身体现在怎么样?”

    “不用担心。”医生在那边告诉她道:“资金已经到位,肝源很快也会到位,手术在安排,近期就做手术!”

    “谢谢。”阮白不知道还能说什么。钱,肝源,这些都是她用身体换来的。

    可喜吗?

    可悲吗?

    都不!

    挂断电话,她低头趴在书桌上一个人发呆,许久,眼泪到底还是染湿了眼睫毛。

    半晌,她用手掌心擦了擦胡乱流出来的泪水。

    又强迫自己笑,老爸有救了,明明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。

    ……

    5个月后。

    到了这个月份,她的肚子已经显怀。

    办理休学的手续问题,邓芳全权处理。

    邓芳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校长亲自相送,态度恭敬,与之握手道别。

    阮白等在远处,微有诧异,校长那等身份的人会对邓芳毕恭毕敬,可想而知,邓芳背后的老板,也就是孩子的爸爸,该是何等尊贵人物?

    但是这一切,她都故意的去撇开不想。

    邓芳过来,对站在车边的她说:“放心,我是以你身体不好为由给你办理的休学,没人知道你怀孕的事,我们都会保密。”

    阮白放心了。

    下午。

    阮白去医院看老爸。

    在她18岁这样的年纪,怀孕生小孩,还是给一个不知身份的陌生男人,这件事在阮父阮利康这里,是绝对不被允许的!

    还好,现在是秋天,可以多穿衣服遮掩肚子!

    她上身穿了件薄毛衣,肚子显了,所以外面披上宽松的斗篷,外表算是遮住了!

    A市医疗技术最好的私立医院。

    阮白来到老爸住院的楼层。

    熟门熟路的找到病房,可是,她还没进去,就听到病房里传出后妈李慧珍的声音。

    “利康,我是这么想的,我们一共就两个女儿,虽然我们家美美不是你亲生的,但好歹她从小到大,都管你叫爸……”

    李慧珍的话没说完,病床上休养身体已经多月的阮利康就打断,“有什么话,你直说,我是最疼你的丈夫。”

    “我就知道你疼我,也疼我们家美美……”李慧珍抓着阮利康瘦的几乎皮包骨的手,柔声说道,“你不是说,等小白高中毕业,就送小白出国读书吗?我们美美只比小白大两岁,现在整天混在酒吧里不好好上学,我实在是不放心,我就这么一个亲生骨肉!利康,我想让我们家美美跟小白一起出国读书!”

    阮白站在病房门外,微皱起眉。

    第3章 双宝出生

    阮美美今年二十岁,初二开始不知跟谁学会的逃学。

    抽烟,喝酒,夜不归宿,这些都是阮美美头上的“特别”标签。

    对于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姐,阮白没有一丝好感!

    阮利康不是一个富豪,毕生积蓄总共六十万整,为了这个后组成的家庭,他每天奔波,劳累工作,直到病倒,肝出问题。

    甚至被医生宣布就快死了,他都坚决不拿出那六十万存款治病。

    两个月前,阮利康明确表达自己放弃治疗。

    病人一心求死,任何人都没有办法,包括医生,以及亲生女儿。

    阮利康更是声泪俱下的强迫女儿听完他的遗言,说:“小白,爸这一辈子没什么本事,就给你存了这六十万,爸死以后,别太伤心,料理完后事你就拿钱去国外读书!未来的路,好好走!别像你妈一样贪婪,也别像爸这样混吃等死没出息!你若能听话,爸就是立刻死,也能瞑目了!”

    现在想起这些,阮白都还是眼眶泛红。

    深知老爸就算死,也要保住给她读书的六十万,她才不得不偷偷的出卖身体,换来一笔钱,还有与老爸匹配的肝源。

    站在病房外,她看到老爸后妈恩恩爱爱的模样,并不开心,反而是前所未有的堵心。

    最终,阮白没有进去。

    下楼后,阮白恰巧碰到了阮美美。

    “这不是我们家的乖乖女小白嘛?”阮美美用夹着女士香烟的那只手推了阮白一把,下手很轻,然后朝阮白吐了一口烟雾,上下打量了一番阮白的身体,啧了一声:“十八岁,发育的还不错,你爸都快病死了,没钱治,你要不要考虑出去卖几次给你爸续命?”

    阮白定定的看着面前这位恶心人的姐姐,面无表情,像是被逼到了不发泄就会憋死的地步,一字一句的砸回去:“你的建议非常棒,就像放屁一样。”

    阮美美眸子一瞪,瞬间被阮白这个态度给激怒了!

    “死丫头,敢回嘴了?!”

    阮白黯然的走出去。

    阮美美气得手抖,转过身来挺着脖子又骂,“装什么纯洁!我倒要看看你究竟什么时候现原形!你爸都说,你妈就是个万人骑的浪货!所以我建议你快去找个靠谱的医院验验,我真担心你是一百个男人的基因杂交出来的小贱种!”

    ……

    阮白怀孕7个月的时候。

    她清晰的感觉到肚子里的生命变得鲜活了,会踢她,这种感觉前所未有,幸福。

    后来,她会想象宝宝出生后的样子。

    男宝宝,还是女宝宝?

    肚子这么大,是否营养过剩了?

    自从上次去医院听到老爸答应让阮美美也一起出国留学,阮白就很少再去医院了。

    不是不爱老爸了,而是肚子变得更大,怕去得多被老爸看出肚子的问题。即使有宽大的羽绒服打掩护。

    而且,李慧珍时刻都守在病床边,不知道是真的在守护丈夫的健康,还是,在替阮美美守那六十万存款。

    但愿是前者,阮白头疼的想。

    ……

    又过了些日子,阮白得知老爸忙起了工作,加班,出差,从不停歇。

    阮白生气,无奈,一次次在电话里跟老爸沟通,却都无果。

    新年过后。

    到了预产期。

    私人医院的顶级产房里,几位女医生全天照顾,检查,无微不至,不敢有丝毫的疏忽。

    阮白从不去在意这个孩子的爸爸究竟是什么身份,但这些人偶尔会在她的面前不避讳的谈话,虽然没说姓名,但阮白能确定,宝宝爸爸的身份,恐怕不是一个普通商人那么简单。

    阮白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身体情况,随后听到医生讨论的结果。

    要剖腹产。

    接着,她被推进手术室。

    过程里她没有感觉到疼痛,也许麻药过去会很疼。

    孩子在她体内差不多9个月,现在突然被取出去!

    要分开了!

    骨肉分离,这种感觉,很疼。

    尖锐的疼。

    眼泪不知不觉流淌过鼻梁,到脸颊上。

    这一切的一切,从最开始就是公式化的公平交易,不是吗?可为何,心脏还是这么疼痛!

    邓芳全程注意着阮白的情绪,看着她哭,看着她无助。

    最后,阮白被推出去的时候,邓芳按照命令执行,对她说:“你才19岁,这件事,终究只能是你心中一个不能说的秘密,孩子,希望你尽快走出来,祝你余生幸福。”

    这是安慰的话,但却残忍。

    “能告诉我,是男宝宝……还是女宝宝吗……”阮白虚弱的问道。

    “是女宝宝,很健康。”邓芳按照慕老爷子的指示,为避免将来有麻烦找上门来,只能撒谎欺骗阮白。

    其实,她生下的是双胞胎,一个健康的男宝宝,还有一个健康的女宝宝。

    阮白闭上了眼睛,脸色苍白,又累又困。

    女儿。

    这个世上,从此有了一个新的生命,是她的女儿。

    ……

    阮白只在医院住了十天。

    她受不了每天都在医院里发呆的生活,受不了思绪只停留在女儿这个问题上的痛苦。

    交易,可悲的交易。

    出院以后,阮白回到了出租屋。

    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联系老爸。

    阮利康的手机,却是李慧珍接的:“小白啊你爸在忙,有事?”

    阮白楞了一下,找老爸一次,竟然也变得这么艰难。

    “我爸什么时候忙完?”她问。

    “这个说不准,你爸为了能让你出国可是劳心劳力,等他忙完了我让他给你回电话?”李慧珍说道。

    “我等我爸的电话。”阮白低头按了挂断键。

    其实她知道,李慧珍不会转达的。

    如今这个世上,她的亲人,还活着的,一只手数的过来。

    老爸去了另外一个城市,为这个奇葩的家庭奔波劳碌。

    初生婴儿女儿,可能在这个城市,也可能在其他城市,这个宝宝,从出生起就只属于交易背后的那个男人。

    至于老妈,这个人仿佛从始至终都不存在。

    阮白不知道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,人在哪里,生活的怎么样,有没有一刻想念过她。

     
    未完待续......

    关注微信公众号:【宅情小说】回复书号 “ 161 ”即可阅读全文
     
    爱生活,爱阅读,阅读越精彩!..

    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    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    相关文章
    • 我是你的路人乙最新章节目录,我是你的路人乙全文在线阅读

      我是你的路人乙最新章节目录,我是你的路人乙全文在线阅读

      2018-12-19 22:58

    • 你的眼里有星光最新章节目录,你的眼里有星光全文在线阅读

      你的眼里有星光最新章节目录,你的眼里有星光全文在线阅读

      2018-12-16 21:00

    • 你的吻是草莓味儿最新章节,你的吻是草莓味儿全文阅读

      你的吻是草莓味儿最新章节,你的吻是草莓味儿全文阅读

      2018-12-16 20:53

    • 你的爱在迁徙最新章节目录,你的爱在迁徙全文在线阅读

      你的爱在迁徙最新章节目录,你的爱在迁徙全文在线阅读

      2018-12-08 21:39

    黑龙江省福彩36选7
  • 回复@笑傲江湖V:你不就是不能完全顺着市场来? 2019-05-12
  • 文脉颂中华——黄河新闻网 2019-05-12
  • 在这件事情上 中国网友再次“震惊”了世界 2019-05-04
  • 吐鲁番烟草2个采购项目的招标公告 2019-04-13
  • 网约车新政11月1日起实施 专家呼吁慎用数量管控 2019-04-11
  • 是一对什么关系?与你和四两是一样的关系?[微笑] 2019-04-08
  • 中共中央组织部“12380”举报网站 2019-04-08
  • 习近平:在会见第一届全国文明家庭代表时的讲话 2019-04-06
  • 唐登杰任福建省代理省长 于伟国辞去省长职务 2019-04-05
  • 回复@永胜龙须村:你可以去找嘛…… 2019-04-04
  • 端午假期陕西接待游客1913.2万人次 旅游收入86.15亿元 2019-04-04
  • 周强:深入推进智慧法院建设,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司法机制基本形成 2019-03-25
  • 让绿色梦想代代传递——一对父女的治沙接力 2019-03-23
  • 4款D级豪华轿车对比 “大”并不是重点 2019-03-21
  • 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 2019-03-20
  • 老时时彩 中国足彩网过滤软件 安徽时时彩玩法介绍 中国竞彩网计算器胜平负 北京pk赛车能搞到钱吗 网上的二分彩是骗局 福彩3d开机号 北单比分直播 新疆福利彩票官网 重庆欢乐生肖什么意思 新浪彩票安全吗 老时时彩1星玩法技巧 爱彩网爱快乐时时彩 福彩3D走势图带连线 四川时时彩app下载手机版下载手机版 今天河南22选5开奖公告